小程序的侵权“生死局”

2019-05-31 13:22

文|张书乐

产品越小,越经不起侵权的威胁,也越容易被快速复制。

至少在小程序这块,大体如此。

在湖南长沙的一间小茶馆里,小程序创业者王磊说起一年多来追逐风口的经历,就颇为神伤。

“原本团队里有三五个人,也做成了几款小程序。可没一款成功的,大家过年前就散伙了。”王磊宣称,自己参与的几款小程序,上线后都无声无息,倒是其中一款诗词的,很快见到了高仿小程序。

结果,似乎那个高仿火了好一阵子。

“人家一火,我们几个刚毕业决定创业小程序大风口的小伙伴,就凉了。”王磊也试过举报、申诉,但用处都不太大。“一个小程序往往就火那么十天半个月,等申诉成功,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在老家过完春节,准备找工作的王磊突然看到了一则报道,这似乎重新燃烧起了他的斗志。

小程序侵权,不仅是“山寨”

王磊看到的新闻发生在2月27日。

其实,作为小程序创业者,这则消息之前他也有看到过相关报道,但并没关注。

在那一天,,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了一起网络信息传播权纠纷案。

被告之一长沙某网络公司因侵害原告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,被判赔偿原告杭州某互联网企业经济损失15000元。这是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首例涉微信小程序案件。

“外行看重首例二字,同乡看见了长沙,我则看到了‘内容’。”说到此,王磊颇有点自得。

“这个事,之前小程序圈子里谈的比较多。关键就在于报道中的一段话,‘法院经审理查明,长沙某网络公司在腾讯公司微信上注册开发了微信小程序,其未经原告许可,在小程序中传播原告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。’”王磊说,整个侵权,其实就是这个小程序未经许可,传播了一个网红作家的心理学课程。

过去谈到小程序侵权,大多集中在技术上的借鉴或玩法上的山寨上。“那种很难抓实,算是互联网顽疾。但这个案例则不同,小程序作为产品没有问题,但它提供的内容侵权了,结果一抓一个准。”王磊如是分析。

这似乎给了王磊一个新的创业方向,“我还没想明白,等想通了立刻会着手试试。”王磊信心满满:那几个走了的伙伴,也都想再试一试。

小程序一火爆,就带着“原罪”

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风口,一开始都会泥沙俱下,出现大面积山寨的景象,但危也是机。

互联网从业者许如惠有着和王磊相似的观点:在体量很小、技术门槛不高的小程序领域,你要想用创意作为护城河,本质上很难。难道不允许创意撞衫吗?但如果内容做护城河,就不一样了。

许如惠用了2个案例,来说明小程序“创意撞衫”的难以评判,其一是很多人都玩过的《跳一跳》,其二是现在很多人已经不记得的《西瓜足迹》。

2018年6月1日,很多人在朋友圈上看过这幅图:一张中国地图,只要去过的地方,就点亮成为黄色,展示出你的朋友去了多少城市、超过了多少用户。

这是彼时一夜爆红的小程序《西瓜足迹》。就在第二天凌晨0时,该小程序开发者戴宏民兴奋地发布了朋友圈,宣告该程序一天的访问量达到一千万。

随后,争议也来了。就在戴宏民发完朋友圈的当天,一位名叫赵恩彪的小程序开发者也发了条朋友圈,声称西瓜足迹和他半年前开发的脚步地图,实在是太像了,要维权。

一时间,这个疑似“侵权”事件闹得沸沸扬扬。但很快也就如同许多热门的互联网侵权案例一样,悄无声息了。

“界定太难,哪怕你觉得它们都用了同样的地图,同样的界面,同样的玩法。但地图难道还有不一样的吗?”许如惠说:《西瓜足迹》一周后被微信官方下架,也就划上了句号。

但在王磊看来,《西瓜足迹》暴露出的一个更大的问题:爆红了之后又如何?就算没有这个侵权的问题,又该如何把流量变现呢?似乎,小程序只是提供了广告和导流这样的极简变现手段。

“小程序一出世,其实就带着山寨的原罪。”许如惠称:2018年初,让本来问世许久不温不火的小程序突然成了风口的《跳一跳》,就是始作俑者。

当时,就有人指出,《跳一跳》和另一款名为《欢乐跳瓶》的iOS游戏高度撞脸。“欢乐跳瓶”的英文名字为“Bottle Flip”,这是国外团队Ketchapp开发的小游戏,于2016年底上线,曾在国外十分火爆。

然而,这样的议论尽管被媒体广泛报道之后,依然很快消失。“没有人关心到底是山寨还是撞衫,本身《跳一跳》的热度也就那么长。”许如惠称:而后,在小程序领域中,不出所料的出现了一股复活风。

小程序“复活”,过把瘾就走

但凡走工具路线的小程序,只要是个体户,都难长久。此处需要内容做护城河。

许如惠口中的复活风,指的是小游戏带出小程序风口后,在2018年春天,出现的大量复活游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