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大庆:站在百马节点望向优客工场的去处

2019-05-31 13:47

毛大庆:站在百马节点望向优客工场的去处

时间:05-17 19:22 阅读:4476次 转载来源:锋面News

站在跑完第100个马拉松的百马分享会上,毛大庆的一条腿立得不太直。2016年一次滑雪摔伤,令他的膝盖韧带损坏得严重。因为已经定下了要跑完100个马拉松的计划,毛大庆不太遵医嘱,忍痛用自己在跑步中恢复的方式直奔目标。今年5月5日跑完布拉格马拉松,在50岁时,他完成了个人百马这个“妈妈从来不信”的事儿。

“100个马拉松算什么啊 ,我都跑了190多个了”,一个跑友开着玩笑怼毛大庆来着。跑步的人都会加入不少跑团微信群。在近年马拉松成为国民运动的浪潮下,一波一波跑马达人的准专业成绩都能把前浪拍死在跑道上。

毛大庆说,我也知道百马在跑圈那不叫个事儿。我在一跑友群里面,找到了87个完成百马的跑者。“其实倒没想把这个事儿整得山呼海啸,特土豪似的,就是想找个方式纪念一下,因为这是自己特喜欢的事儿”。

在跑马这件事情上,毛大庆挺专注的,但精力充沛的他其实是一挺“斜杠”的中年。一不留神,他就翻译一本书《鞋狗》,过了没两天又要开一个“大庆朗读”的书店,而站在人生百马的节点上,他的创业事业已经走过四年。

截至2018年底,优客工场已在全球44个城市布局200余个联合办公空间,这位前凯德、万科高管,现优客工场的创始人,一直没有停歇。就像百马之后也将继续奔跑一样 ,毛大庆在创业赛道上一直在思考的是,联合办公的闭环商业模式以及优客工场未来的发展去处。

“我还挺有用是一件美好的事儿”

 “跑步看起来是一项挺简单的运动,但是很多人跑步的理由是复杂的。”每一个42.195公里,都让毛大庆路过风景,路过死亡,也路过了自己。

“我第一个马拉松是一位大姐带我跑下来的,当时我就想,以后我跑成大姐这样,也要带着别人跑。”后来,毛大庆也这样做了。

在百马分享会上,一位小伙子绽开的胜利笑颜映入眼帘。毛大庆指着这张照片说,这是一位抑郁症跑团的成员叫张强(化名),这些跑步的人跟曾经的我一样,患有抑郁症。

毛大庆当时被分配到的任务是,陪张强跑下北京首马。在张强认为自己不可能完赛的心理质疑和生理痛苦中,毛大庆要鼓励他、专业辅导,最终陪他完成了人生第一个马拉松。

“当年他是一位5小时外的选手,而今已经是一位3小时15分完赛的选手,我已经不可能再陪他跑了。”说这话时,毛大庆看着遗憾,其实有点自豪。

而后,张强也如毛大庆一样把带抑郁症患者跑步当成自己应该做的事儿。张强跟毛大庆说,“这让我觉得,我这个人还有点用”。毛大庆回味着这句话,掂着手说,“我这个人还有点用,这是一个多美好的事儿”。

往后的毛大庆乐于当起了陪跑的“兔子”。这是马拉松运动中充当速度标尺的领跑者。要打破自己习惯的节奏,以稳定的配速作为参照物在选手中陪跑。在他的100个马拉松中,当了十几次“兔子”。印象深刻的是当“关门兔”,除了充当速度标杆,毛大庆还乐于“捡人”。

“濒临极限时,有些人已经对速度和距离没有概念了”,毛大庆回忆。一次赛事中,一个跑者在临近终点三四公里的地方痛苦不堪,哭喊着就要放弃。毛大庆上前连忽悠带鼓励,拖着他过了终点,一看完赛成绩居然是4小时37分。

“这对一个人的影响很大”,在毛大庆看来,带那些濒临放弃的人跑过终点,完成他们的目标,是对一个跑者意志和人生信心的塑建,值得。

“跑完百马,我还准备跑呢。不过再往后跑,数字就没有意义了,希望帮助很多喜欢跑步的人,带很多初跑者跑首马,也去支持一下小城市的马拉松赛事。”毛大庆说。

screenshot (2).png

2019年5月5日,毛大庆在布拉格完成人生“百马计划”。

人生的效率与安全区

要说毛大庆去跑步这个事儿,其实也是被“挤兑”出来的。

“王石对我影响挺大的,在万科工作时高管都运动,不沾点运动这活儿也没法干啊”,毛大庆说,“后来我说我去跑步,一个从小与体育绝缘的人跑马拉松,我妈都不信这事儿。还有人说,我一定会出事儿。”

而事实是,毛大庆花6年跑下了100个马拉松,收集了100个号码布,拿到了100块奖牌,这些奖牌加在一起有18.4 公斤重,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是在半路退赛的,也没有一次因赛受伤。

“马拉松的要义是什么”,毛大庆很严肃地说,“是跑出去,还要安全地跑回来。”